主頁 > 經濟 > > 正文

互聯網大佬人脈圖鑒

2018-12-17 | 來源: 互聯網 | 作者: 編輯 | 點擊:

翻看每位企業家的奮斗史,人脈是創業路上最珍貴的資源,是通往成功的墊腳石,也是困頓時的救命稻草。人脈價值形成的第一步是從構建有效名片開始的。

如果盤點互聯網創業史,你會發現,無法繞開梳理錯綜復雜的人物關系。

校友,同事關系等穩固連接當然最好,但創業更多時候需要二度、甚至三度四度的間接社交關系?;Q名片或中間人介紹往往是破冰開始。

即便是如今叱咤風云的大佬,創業初期和關鍵時刻同樣難以擺脫類似的軌跡。人脈關系積累已經是創業成功的關鍵要素之一。

1

雷軍創立小米時,有一份名單,是關于投資人的。他不需要像普通創業者那樣,經過重重考驗最終被投資人選中。愿意跟誰玩,他更有主動權。

晨興資本的劉芹是接到雷軍電話的其中一個人。2010 年,倆人打了一個 12 小時通宵電話。

晨興資本劉芹

當時雷軍剛剛下定決心做小米,但還沒有成型。劉芹在上海,兩人從晚上 9 點鐘聊到早上 9 點半。雷軍聊了做小米的想法,劉芹想," 這事做成了,肯定是百億級別的。" 電話這頭,他不停地換充電寶。

其實那時候的雷軍,想找一個比較談得來、信任的人聊聊,聽聽對方的意見。硬件不同軟件,坑很多。怎么做,能做到什么程度,還沒有完整的地圖。

不過這不妨礙劉芹內心的判斷。那天早上放下電話,他就決定,投資小米。正是這個決定,讓他名利雙收。作為最早一批投資小米的投資機構,晨興資本成為小米的第二大股東。公司上市后,因為 800 多倍的回報成為最大的贏家。

一個電話就敲定投資的關系,自然沒有那么簡單。

早在雷軍的身份還是天使投資人時,兩人就合作甚密,可以說,是一起賺過錢、一起擔過風險的革命友誼。劉芹把迅雷的案例推薦給雷軍,又成功接盤對方投資的 UC、YY。

雷軍早期投資人名單上的啟明創投合伙人鄺子平,倆人最初結緣還是因為英特爾投資金山。這兩家機構是最早進入小米的投資人,幾乎和創始團隊的組建差不多一個時期。

組建創始團隊,不像找投資人那么簡單。

黎萬強,這個名字此前在互聯網有些陌生。他是雷軍在金山的老部下,但加入小米,并在他的計劃之內,開個影棚更讓他心動。

不過這位文藝青年,卻是雷軍創業不可或缺的重要人脈資源。此后的事實也證明,他沒有讓雷軍失望。黎萬強一手捧紅的饑餓營銷和 F 碼、米粉節、手機控、參與感等熱詞,廣為人知,甚至成為互聯網圈內圈外競相模仿的對象。

雷軍有個技能,他可以在別人有想法自己做點事情的時候,強行推銷小米,聲情并茂地一番演說,最終說服別人放棄原本的計劃,把小米視為自己的夢想。

黎萬強如此,林斌也一樣。

2008 年,林斌把一張自己在 Google 中國的名片遞到雷軍手上,他希望推動 Google 和 UCWEB 的合作,雷軍是后者的天使投資人。倆人相見恨晚,經常聊到半夜一兩點。

有一天,林斌突然跟雷軍說:" 我想出來創業,做一個互聯網音樂的項目。" 雷軍大喜,但說:" 別做音樂了,沒意思。咱們一起做點更大的事情吧!"

就這樣,這位曾是外界頂禮膜拜的微軟、谷歌等科技公司的 " 技術大牛 ",加入小米。關鍵是,林斌并非只身前來,他的加入還給小米打造了一支豪華戰隊。

2009 年底,微軟 Windows Phone 團隊內部改組,KK Wong 帶領的研發團隊面臨重組的壓力,KK Wong 非常郁悶找老朋友林斌訴苦。林斌借機鼓動他加入小米,很快,KK Wong 對外自我介紹時,自稱是小米聯合創始人。

2010 年中,小米啟動手機硬件研發,尋找有手機硬件研發經驗的聯合創始人。談了幾十位高手,都不合適。

就在絕望時刻,林斌又想起一位面試中被多次提起的摩托羅拉手機牛人周光平。當時周光平已經離開摩托創業,加盟小米的可能性不大。但林斌和雷軍聊了幾次之后,周光平帶著十幾位前摩托羅拉研發中心的工程師加盟小米。

雷軍本人也在創業者和投資人之間切換。他受益于豐富的人脈,也曾是其他創業者的 " 貴人 "。共享經濟的最高境界,也許應該是人脈共享。

2

跟雷軍有交集的還有小鵬汽車創始人何小鵬。在人生不同階段遇到的人,都成為他日后創業的關鍵角色。他曾感慨,人脈很有價值。

大學畢業那年,老師帶著大家去三家公司面試,兩家是國企,一家是美資企業亞信。車先停在亞信門口,何小鵬和三個同學走下去,老師提醒要想清楚,有兩人立即返回車上。何小鵬與另一名同學沒有回頭,最終加入亞信。

2004 年,何小鵬與梁捷創辦 UC 優視公司。UC 做了兩款產品:UCMail 和 UCWeb。無意中,丁磊用了 UC 的產品,感覺不錯,一打聽是亞信郵箱團隊的人出來做的。當時網易也在做郵箱,和亞信郵箱團隊有過競爭。丁磊來了興趣,約何小鵬團隊喝酒,雙方就此結識。

當時的 UC 起步時間不長,可謂一窮二白,無處辦公。丁磊把一處辦公室借給何小鵬,甚至還有網易服務器,又借給他 80 萬元。后來,何小鵬說,雖然沒有股份,丁磊算是 UC 真正意義上的天使投資人。

而丁磊帶給何小鵬不止于此。在一篇自述中,何小鵬細數了創業過程中遇到的貴人,第一個就是丁磊。

對他來說,沒有丁磊就不會認識李學凌,沒有李學凌就不會認識俞永福,也就不會認識雷軍。這是串聯式的反應,中間斷掉哪一環都不成立。

何小鵬說," 在很多轉折點,你遇到合適的人,而他們又剛好對你有點興趣,給你一點點幫助或者建議,所以我后來覺得人脈很有價值。"

當年,何小鵬團隊出現在丁磊的辦公室時,李學凌還在網易??吹嚼习遛k公室的陌生人,李學凌過來質問,你們是誰?怎么用這個辦公室?不打不成交,何小鵬與李學凌日漸熟絡。業務上,李學凌給了何小鵬不少建議和支持。離開網易后,李學凌又將俞永福介紹給何小鵬。

彼時,俞永福身在聯想投資,打算投資 UC,公司內部卻沒有通過。俞永福好人做到底,去找雷軍。雷軍提出條件,俞永福加入 UC,他就投。

俞永福

2006 年,俞永福辭去聯想投資副總裁的職位,加入 UC 擔任董事長兼 CEO,何小鵬則專注產品研發。俞永福的到來,為 UC 解決了資金問題,當時形勢嚴峻,雖然公司不到 20 人,但已經幾個月靠借錢發工資。2006 年 12 月,UC 拿到雷軍 400 萬元的天使投資。第二年,晨興投資與聯創策源又聯合投資 1000 萬美元。

戰略上,雷軍給了何小鵬巨大幫助。

本來,B 端業務是 UC 的現金來源,與運營商合作,一個項目就能有幾千萬收入。投資 UC 后,雷軍強烈建議,放棄 B 端,發力 C 端。

轉型后的快速發展,引起阿里的注意。經過幾輪投資,阿里在 2014 年 6 月以超過 40 億美元的價格全資收購 UC。這一年,何小鵬 37 歲。

進入阿里體系,何小鵬竟然有了 " 中年危機 " 的感覺。對此,阿里巴巴 CEO 張勇表示詫異,雷軍建議何小鵬 " 放空自己 "。何小鵬把精力轉向投資科技項目,2014 年投資小鵬汽車。

互聯網造車的聲勢浩大,何小鵬猶豫,要不要親自下場。2017 年,何小鵬兒子出生幾個月后,他從阿里巴巴離職,出任小鵬汽車董事長。

何小鵬的人脈再次發揮作用。李學凌、傅盛、張穎、姚勁波等投資小鵬汽車,阿里也再次出手。2018 年 1 月,在小鵬汽車 B 輪融資發布會上,阿里巴巴集團執行副主席蔡崇信說," 我已經追了何小鵬 10 年時間,(阿里)會繼續追小鵬汽車,多追 10 年,多追 20 年。

3

如果說,雷軍創業是典型的一生二、二生三,人與人之間的關系邊界不斷被拓寬的故事,何小鵬享受到串聯式人脈關系帶來的紅利,程維創辦滴滴則顯得沒有那么幸運。

創業初期,他最大的人脈資源是王剛。這位滴滴天使投資人,改變了程維的命運。

當時倆人都在阿里,程維是阿里 B2B 部門最年輕的區域經理,王剛親自把他挖到支付寶 B2C 部門,并且一路提拔。

程維創業,王剛第一個投資。70 萬元現在看來不多,卻是滴滴最重要的啟動資金。最重要的是,王剛這個人的價值不能輕易用金錢衡量。很長一段時間,滴滴很多戰略都是王剛與程維一起商量制定。這家公司一度掀起中國互聯網史上最殘酷的戰爭。

沒過多久,程維賬上的資金用完了,王剛又給了他幾十萬," 這是我孵化的第一個項目,寧可不投其他公司,也會扛下去。"

王剛的 100 多萬早期投資,幫助程維和滴滴度過寒冬,一直抗到金沙江創投朱嘯虎的 A 輪融資。朱嘯虎出現之前,程維曾先后見 20 個 VC 機構未果。2012 年 12 月,朱嘯虎通過微博約見程維,見面半個小時就談妥 A 輪融資。

此后,程維能接觸到的資源級別也不斷升級。

2013 年年初,馬化騰親自到北京找程維吃飯。馬化騰答應了程維的幾乎所有條件,包括不干涉公司業務的獨立發展和不謀求控制權。那頓飯之后的不久,滴滴獲得騰訊的 1500 萬美元投資。

據說,馬化騰去和地方政府領導談合作。中午吃飯時,當地書記問馬化騰,你們在滴滴占多少股份,也太重視了。聽他這么說,程維受寵若驚。

滴滴對騰訊亦有戰略價值,因此得到重視也可以理解。這時程維已經有意識地四處拓展自己的人脈關系,在各種牛人之間吹響集結號。

張博,滴滴 CTO,曾被程維贊為 " 上天派來的天使 "。2012 年離開百度創業失敗的張博,經朋友介紹認識了程維。隨后,此人幫助滴滴搞定關鍵技術難題。程維應該感謝把張博介紹給他的那位朋友。

李建華,首席發展官,從司局級干部轉戰創業公司。朱景士,兩個月融資 7 億美金是他加入滴滴前想都不敢想的。

程維把人脈關系拓展到極致是吸引柳青加入。朱嘯虎說," 當初我建議他請一些強人,他挖來柳青,我想都不敢想。"

柳青加入前,融資一直是程維的軟肋。當初他看到柳青的時候,兩眼冒光。

最初,柳青代表高盛想要入股滴滴,但是程維很強勢,雙方就滴滴的估值一直談不攏。2014 年 6 月,在上地五街一家湘菜館,兩人又談了一個半小時,估值還是談不攏,柳青很生氣," 我不走了,沒有辦法向老板交差。" 柳青說的是氣話,程維卻當了真。

柳青和程維

2014 年 8 月,程維為了讓柳青融入團隊,他安排了一次滴滴高管的西藏行。程維說:" 去到陌生環境,像一個團隊一樣面對困難,有那種把性命交托彼此的感覺。" 回到北京后,他收到柳青的短信," 決定了,上路吧。"

此后不到半年,柳青完成一筆融資,由淡馬錫、騰訊和 DST 主投,融資金額超過 7 億美元,該數字在當時創出了國內移動互聯網領域的融資新紀錄。在程維和柳青的合作下,經過 22 天的談判,完成滴滴快的合并的 " 情人節計劃 "。

而這位原高盛最年輕的董事總經理,從滴滴 COO 到總裁,也一路高升。

可是,沒有雷軍、劉芹式的信任合拍,也不是再被蔡崇信 " 多追 10 年,20 年 " 的何小鵬,拿不出程維的豪華團隊,懷揣小小夢想的朝九晚五的蕓蕓眾生,有為我們量身定制的圈子嗎?

答案是肯定的。

畢竟,有江湖的地方就有圈子,有圈子的地方就是江湖。

來源:36氪



下一篇:下一篇:沒有了
吉泽明步一区二区三区视频_日韩a级无码免费_亚洲女同精品一区二区视频_久久久久中文字幕无码少妇